第六部--個案分析前編--

案例:

       大華與阿花原本是夫妻,生有一子小明,但大華一直有酗酒的習慣,且一喝酒就會毆打阿花及小明,每每將阿花及小明打得遍體鱗傷,而後阿花終於受不了了,訴請法院判決離婚,並由其監護小明。但大華每每還是糾纏不休,並一再到阿花的住所及上班地點擾亂,甚而恐嚇阿花若不與其復合,將對小明不利。就以上的案例,家庭暴力防治法能否提供相當的法律規範?若能,則其規範內容又是如何?

問題一:如上之案例,大華與阿花已經離婚,乃受家庭暴力防治法的保護嗎?
問題二:
阿花若報警,能獲得立即的保護嗎?
問題三:
若阿花並沒有經濟能力,又無一技之長,無法獨立生活,法律能提供什麼樣的保護嗎?
問題四:
若阿花要離婚,能以此得到小明的監護權嗎?
問題五:
家庭暴力防治法對無法或不敢向外求援的受家庭暴力受害者,有無其他的管道,獲得家庭暴力防治法的保護?

         針對第一個問題,依照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二條的規定:「本法所稱家庭暴力者,謂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上或精神上不法侵害行為。本法所稱家庭暴力罪者,謂家庭成員間故意實施家庭暴力行為而成立其他法律所規定之罪。本法所稱騷擾者,謂任何打擾、警告、嘲弄或辱罵他人之言語、動作或製造使人心生畏怖情境之行為。」大華的行為,已經構成家庭暴力的要件了。又依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三條規定:「本法所稱家庭成員,包括下列各員及未成年子女:一、配偶或前配偶。二、現有或曾有事實上夫妻關係、家長家屬或家屬間關係者。三、現為或曾為直系或血親或直系姻親。四、現為或曾為四親等以內之旁系姻親。」大華與阿花為第一款的配偶或前配偶,所以也有家庭暴力防治法規定的適用。特別要提出說明的是第二款的「現有或曾有事實上之夫妻關係、家長家屬或家屬間關係者」,其包括的範圍相當地廣泛,諸如現在或曾同居的男女朋友、寄養關係、繼父母與前夫妻子女間都有家庭暴力防治法的適用。

 

         依照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八條第一項的規定:「各級地方政府應各設家庭暴力防治中心,並結合警政、教育、衛生、社政、戶政、司法等相關單位,辦理下列措施,以保護被害人之權益並防止家庭暴力事件之發生:一、二十四小時電話專線。二、被害人之心理輔導、職業輔導、住宅輔導、緊急安置與法律扶助。三、給予被害人二十四小時緊急救援、協助診療、驗傷及取得證據。四、加害人之追蹤輔導之轉介。五、被害人與加害人身心治療之轉介。六、推廣各種教育、訓練與宣導。七、其他與家庭暴力有關之措施。」故阿花得打電話到二十四小時的電話專線或直接向警察局報案。
         依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二十二條規定,警察人員發現家庭暴力罪或違反或保護令罪的現行犯,應直接加以逮捕,如果是現行犯,但認為觸犯家庭暴力罪嫌疑重大者,且有繼續侵害家庭成員生命、身體或自由之危險,符合刑事訴訟法所規定的直接拘提的要件,應該直接將他拘提。依同法第十一條第一項規定:「保護令之聲請,應以書面為之。但被害人有受家庭暴力之急迫危險者,檢察官、警察機關、或直轄市機關,得以言詞、電信傳真或其他科技設備傳送之方式聲請,並得於夜間或假日為之。」依同法第十五條第三項規定:「法院於受理第十一條第一項但書之暫時保護令聲請後,依警察人員到庭或電話陳述家庭暴力之事實,有正當理由足認被害人有受家庭暴力之急迫危險者,除有正當事由外,應於四小時內以書面核發暫時保護令,並得以電信傳真或其他科技設備傳送暫時保護令予警察機關。」另外依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警察人員處理家庭暴力案件,必要時應採取下列方法保護被害人及防止家庭暴力之發生:

一、於法院核發第十五條第三項之暫時保護令前,在被害人住居所守護或採取其他保護被害人及其家庭成員之安全措施。
二、保護被害人及其子女至庇護所或醫療處所。
三、保護被害人至被害人或相對人之住居所,確保確保其安全占有住居所、汽、機車或其他個人生活上、職業上;或教育上必需品。
四、告知被害人其得行使之權利、救濟途徑及服務措施。」警察人員尚有依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將知有家庭暴力的犯罪嫌疑人通報當地主管機關的義務;如果違反此項義務依同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規定,處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所以阿花不必擔心不會獲得立即的援助。

第六部--案例分析後編--


| 1 | 2 | 3 | 4 | 5 | 6-1 | 6-2 |

本頁內容係由教育部補助,輔仁大學法律服務中心提供,內容僅供參考。
Copyright© 2001 College of Law.All rights reserved.
修訂日期:2001年0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