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案例分析後編--

         家庭暴力防治法提供家庭暴力的受害人兩種民事上的保護,一是暫時的保護令,一是通常的保護令。

        依照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九條規定:「保護令分為通常保護令及暫時保護令。被害人、檢察官、警察機關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向法院聲請保護令。被害人為未成年人、身心障礙者或因故難以委任代理人者,其法定代理人、三親等以內之血親或姻親,聲請保護令。」(第四條規定:本法所稱主管機關:在中央為內政部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在省(市)為省(市)政府;在縣(市)為縣市政府。)又保護令的聲請,依同法第十條規定:由被害人之住居所、相對人之住居所或家庭暴力發生地之法院管轄。依上所述阿花本身可向其所居住之法院聲請保護令,並可替小明聲請。依同法第十一條第一項規定:「保護令之聲請,應以書面為之。但被害人有受家庭暴力之急迫危險者,檢察官、警察機關、或直轄市機關,得以言詞、電信傳真或其他科技設備傳送之方式聲請,並得於夜間或假日為之。」

         依同法第十三條第一項規定:法院受理通常保護令聲請後,除有不合法之情形外,應即行審理程序。依同法第二項規定:「法院於審理終結後,認有家庭暴力之事實,且有必要者,應依聲請或職權核發包括下列一款或數款之通常保護令(也就是保護令的內容):

一、禁止相對人對於被害人或其他特定家庭成員實施家暴力。

二、禁止相對人直接或間接對於被害人為騷擾、通話、通信或其他必要之聯絡行為。

三、命相對人遷出被害人之住居所,必要時並得禁止相對人就該不動產為處分行為或其他假處分。

四、命相對人遠離下列埸所特定距離:被害人之住居所、學校、工作埸所或其他被害人或特定家庭成員特定埸所。

五、定汽、機車及其他個人生活上、職業上或教育上必需品之使用權,必要時並得命交付之。

六、定暫時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之行使或負擔由當事人一方或雙方共同任之、行使或負擔內容及並得命交付子女。

七、定相對人對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之方式,必要時並得禁止會面交往。

八、命相對人給付被害人住居所之租金或被害人及未成年子女之扶養費、

九、命相對人交付被害人或特定家庭成員之醫療、輔導、庇護或財物損害等費用。

十、命相對人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戒癮治療、精神治療、心理輔導或其他治療或輔導。

十一、命相對人負擔相當之律師費。

十二、命其他保護被害人及特定家庭成員之必要命令。」依此阿花向法院聲請保護令時,法院得核發上述條文中保護令之一種或數種。

        另依同法第十四條第二項規定:通常保護令的效力為一年,並自核發時起生效力。此外,依同法第十五條規定:法院為保護被害人,得不經審理程序或審理終結前,核發暫時保護令,並得核發第十三條第二項規定中第一款至第六款及第十二款的命令。

         家庭暴力防治法亦提供受害人刑事上的保護,依同法第五十條的規定:「違反法院第十三條、第十五條所為之下列裁定者,本法所稱之違反保護令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一、禁止實施家庭暴力行為。二、禁止直接或間接騷擾、接觸、通話或其他連絡行為。三、命遷出住居所。四、遠離住居所、工作埸所、學校或其他特定埸所。五、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戒癮治療、精神治療、心理輔導或其他治療或輔導。」故違反保護令罪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許多受家庭暴力的婦女,長久以來一直忍受著,其原因係為了子女的監護權,現民法第一○五五條已修正子女的監護權得依子女的最佳利益而定,監護權不再像以前為夫所專有。但還是有許多人擔心自己得不到法院的信賴,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三十五條特別針對子女的監護設有規定:法院依法為未成年子女酌定或改定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之人時,對已發生家庭暴力者,推定由加害人行使或負擔權利義務不利於該子女。」故除非大華能舉證由他監護對小明最好,否則法官應將小明的監護權判給阿花。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醫事人員、社工人員、臨床心理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人員及其他執行家庭暴力防治人員,知有家庭暴力之犯罪嫌疑者,應通報當地主管機關。」故上述人員有通報當地主管機關之義務,如果違反此通報義務依同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規定,處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而依第四十二條規定:「醫院、診所對於家庭暴力被害人,不得無故拒絕診療及開立診斷書。」違反此規定者依第五十二條處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故阿花或小明如果到醫院就診或小明的老師等發現有家庭暴力的情事,也有通報的義務。


| 1 | 2 | 3 | 4 | 5 | 6-1 | 6-2 |

<<回法規介紹主頁>>

本頁內容係由教育部補助,輔仁大學法律服務中心提供,內容僅供參考。
Copyright© 2001 College of Law.All rights reserved.
修訂日期:2001年0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