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在我國憲法的解釋下,何謂工作權?廢公娼是否侵犯其工作權?

1. 依照我國憲法第十五、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人民之工作權應予以保障,且人民具有工作能力者國家應予以適當之工作機會。此乃我國關於人民基本權中「工作權」的明文規定。

2. 憲法所謂保障人民「工作權」,從學者通說對於基本權的權能可以區分為,「防禦權功能」、「受益權功能」、「保護義務功能」、「程序性保障功能」、「制度性保障功能」等,辦並非所有基本權皆有上述五種功能,「防禦權」是普遍受到承認解有的功能面向,而有些基本權的部份功能並未受到承認。就工作權而言,依照「防禦權功能」,對於國家機關未依法律或未合憲法規定,限制、禁止一般或特定人民從事某一特定職業時,人民得主張基本權受到侵害提起釋憲解釋。而「受益權功能」則可依憲法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導出,然並非人民有權直接向國家請求給予工作機會,應指經由制度性規畫,人民得請求給予適當之職業介紹。

3. 有關基本權保障,我國乃採「憲法直接保障」,也就是在憲法中直接對於基本權加以明文保障,不藉由立法機關透過法律規定。然直接保障並非指不能限制基本權,在我國憲法中對於基本權設有明文限制,如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但除此之外,學者也認為基本權本質上亦有其「內在限制」,如基本權之行使不應違反「公序良俗」,此內在限制應由釋憲機關認定。

4. 關於基本權之限制,應依照我國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應遵守「必要原則」及「比例原則」,並以法律明文限制之。除外,學者對於基本權限制認為亦應有其內在限制,也就是對於基本權的「核心領域」是不可以加以限制;而且由於基本權乃先於憲法存在,所以憲法僅能對於基本權加以限制,而不可以禁止。

5. 廢除「台北市公娼管理辦法」是否即可視為「禁娼」,應有疑問。而就工作權的內容,禁止人民從事娼妓等職業,並未完全禁止工作基本權,且禁止人民從事特定職業,應無傷害工作權之核心領域;以保障工作權之本質來看,從事娼妓工作有無違反「公序良俗」亦有相當解釋之空間。如上述各點皆採肯定時,則對於禁止人民從事娼妓工作,應以憲法規定第二十三條規定,遵守「必要原則」、「比例原則」後,以法律定之。

6. 原本以地方行政主體所公佈「娼妓管理辦法」之地方法規,在法規範位階上,並非屬憲法中所謂「法律」。故限制人民從事娼妓工作,需經地方行政機關發給許可證,乃非依法律限制人民基本權利,應屬違憲。廢止該辦法,乃是取消該違憲的限制,恢復基本權未受限的狀態。


回職場案例解答主頁

Page 1 of 1

本網頁係由教育部補助,輔仁大學法律服務中心提供,內容僅供參考。
Copyright© 2001 College of Law.All rights reserved.
修訂日期:2001年05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