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當事人甲謂其為建築公司之監工人其工地之工人自行將安全帶解開在四樓之鋼樑上行走而工地之三樓雇主乙因未設安全網致工人不慎掉落,因頭顱撞擊二樓混凝土樓板而產生死亡結果遭檢察官以甲與雇主乙基於概括犯意共同犯刑法第二七六條過失致死罪及違反勞工安全衛生法第三十一條起訴問其有無權利可資主張?

        按,起訴書係以"甲與乙基於犯意之聯絡"云云之犯罪事實,而謂本案被告甲所為,係犯勞工安全衛生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及刑法第二七六條第二項業務過失致死罪嫌。但刑法上之過失犯,並無以共同正犯之型態違犯之可能,合先敘明。

        次按,被害人之死亡原因係為:高處墬落、顱內出血.可知被害人係因自己之疏忽、不小心,而自工地之高處墬落,始產生死亡之結果。他有掛安全帶,但因行走,所以解開扣子,可知帶領死者至現場工作之被告,對於使勞工確實使用安全帶、安全帽及其他必要之防護具之注意義務,已盡必要之注意義務。蓋於被害人上工前,被告已確定被害人已使用安全帶及帶安全帽,因此係因死者為圖行走便利,而嗣後又自行解開安全帶,以致釀成意外。而被告所負之監督義務,係使勞工確實使用安全帶、安全帽及其他必要之防護具,被告係於死者已確實為前開之必要防護具後,始令死者開始工作,可知被告已盡必要之注意義務;而被告殆不可能無時無刻盯著死者之工作情形,並可信賴死者不會有自行解開安全帶之危險行徑,且亦當可信賴死者會小心謹慎地進行工作。並徵之常情,監工人除確定工人已確為必要之防護具後,尚須注意其他工人之工作情形,以及整體之施工狀況;因之,本件被告並無"應注意,而未注意"之過失情形,實已盡必要之注意義務。


回職場案例解答主頁
  下一頁

page 1 of 4

本覆函係由教育部補助,輔仁大學法律服務中心提供,內容僅供參考。
Copyright© 2001 College of Law.All rights reserved.
修訂日期:2001年05月18日